top of page
  • KongED2

[港人加地] -- 牧師夢未圓 Mario 走進 Hope Mission 的事奉之路

圖︰受訪者|文:如雲


探訪 Hope Mission 前,就有朋友對筆者說,最願意與他人分享財物的人,就是無家者


這種看法與一般人對無家者的印象不甚一樣,毒品、酒癮、精神問題等,似乎成為了無家者的標籤。早前,唐人街因一名外來的無家者刺殺了兩名在唐人街工作的市民,令唐人街的無家者問題再度成為社會熱話。無家者帶來的社會問題固然令人憂慮,如何協助他們重回正軌,更是社會人士關心的議題。有無家者在薄薄的帳蓬內生火取暖而被燒死,在嚴寒下凍傷而被醫生切除手指,在衛生環境不良尋找食物而感染 Shigella。究竟 Edmonton 有什麼機構專門協助無家者呢?筆者有幸探訪了專門協助無家者的團體 Hope Mission,也參觀了其設施,並採訪了在Hope Mission 工作,來自香港的 Mario。


5歲移民 Edmonton

Mario 和很多移民家庭一樣,因97問題隨家人移民至加拿大,當時他才5歲,在 Edmonton 住了約兩年,他又返回香港。回想剛回到香港的時候,他已不懂說廣東話,曾被同學欺凌,幸好有一名老師,願意在放學後教他說廣東話,這亦令他長大後想成為教師。


Mario 在香港就讀中學,之後又返回 Edmonton 讀 Grade 10,生活至今。喜歡文學的他,大學主修日文和中文,想起小時的心願,Mario 大學畢業後再讀了一個教育專業。然而,由於 Mario不願意跟隨Edmonton Public Education Board (EPSB)的某些教育方針,他讀了一半便放棄了,轉讀神學碩士,志願是在教會工作。

圖︰互聯網


志願當牧師,未料走上了街頭

雖然 Mario 做了多份工作,包括餐飲,送餐,零售,教廣東話等等,但由於從未有教會牧養相關的工作經驗,Mario 神學碩士畢業後找了四個月工仍未找到,於是上網嘗試找其他工作, 第一份寄了履歷的,就是 Hope Mission。


Mario 做不成牧師, 卻走上了街頭前線,面對社會上最困苦貧窮的露宿者,於是Mario身體力行,彷如一名街頭牧師,至今已4年。


Mario 從小便喜歡幫人,能幫上忙,便十分開心。由於工作的性質,面對的服務對象和環境都不甚理想,同事的流失率甚高,少一點愛心和耐性也不成。但對 Mario 來說,這正是最理想的工作, 作為基督徒,Mario 覺得自己渺少,修讀神學,事奉他人,是要學習耶穌,他在 Hope Mission 的工作令自己更謙悲,他就是希望事奉社會上最邊緣的人,帶給他們希望。員工也一樣,Hope Mission 也為員工帶來工作機會,員工都來自不同背景和種族,筆者也看到幾名香港人,而近月 Hope Mission 也聘請了不少烏克蘭人。


圖︰CBC

流動 Rescue Van,派送物資和希望

Mario 最先是在 Hope Mission 的 Rescue Van Program 工作 ,他很自豪的介紹這個十分具開創性的項目,最初是有前輩想利用舊的救護車,改裝作事工救護車 (Ministry van),用以派發衣服,接送及協助在街上需要支援的無家者,其後政府注意到此服務甚有成效,不但幫助到無家者,也減輕了警方及救護員的緊急救人工作。譬如有途人看到街上有無家者需要支援,他們可以打社會服務熱線211,211便會轉介個案至 Hope Mission 跟進,派出 Hope Mission 救護車,為無家者提供支援,隨同救護車也有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如毛氈,衛生用品等。


要治本,便要治心

什麼是治本呢?Mario 看到很多無家者失去了愛,和他人建立不到健康的關係,癮君子需要在毒圈中尋找同伴和歸屬,很難自拔。Mario 明言,要解決無家者的問題甚為困難,原因是要改變一個人,只有當事人願意改變才有可能。但 Hope Mission 可以提供照顧和幫助,讓他們感受到愛和尊重,依靠基督的帶領而自行希望改變。


Hope Starts With a Meal

本世紀初20年代,正值大蕭條, Edmonton 有很多窮人,市中心有很多無家者,很多人捱餓,那時就有一名牧師本着一個信念,就是 – Hope starts with a meal,他開始為有需要的人派發食物,Hope Mission 也於1929年成立。


Hope Mission 的大樓座落在唐人街,和Edmonton 及唐人街一起成長,見證這個城市的變化。由於靠近市中心,Hope Mission 附近也起了不少現代化的高樓大厦,與 Hope Mission 具有懷舊歷史建築的外觀形成強烈對比。


多層次服務,以愛修補關係

Hope Mission 服務可大致劃分三層次,第一層次是緊急服務(Emergency),Hope Mission 提供宿舍、食物等,保証每個人可得温飽。宿舍分男女,內有多張上下格牀,也有專門給殘疾人士的牀位,宿舍內設醫務室,方便為宿友診治,Mario 稱,女宿舍每晚都有過百名女士入住。


飯堂就像一個大 Canteen,每天為有需要人士送上暖熱食物,筆者看見食物盤內有肉有菜有麵包,份量充足,職員也是吃同一個飯餐。飯堂每天定時供應熱食,十分受歡迎,筆者訪問時正值午膳時間,飯堂已坐得滿滿。


第二層次是過渡及復康服務 (Transition and Recovery Program),以不同方式協助參加者戒酒、戒毒,重點是協助參加者重建生活。參加者有獨立的生活空間,也可做義工,重建與他人的關係及歸屬感,專責職員也會協助他們找工作,找新的居住地,脱離過去的生活模式。每年,Hope Mission 會為成功過渡的參加者舉辦畢業晚宴,市長,政客,商人等都會與畢業的參加者共進晚宴,慶祝他們重新投入社會。


第三層次是預防服務(Preventive Programme),所謂「預防勝於治療」,Hope Mission 定期在社區宣傳,與社會人士保持聯繫,也積極接觸青少年,不少青少年的原生家庭都有酗酒的家庭成員,他們往往曾有被暴力對待的創傷,Hope Mission 希望以愛和關懷,避免青少年重蹈覆轍。

圖︰CTV 2023 Cold Hands Warm Hearts Walk


每個人都有自己過去,不要戴有色眼鏡看人

Hope Mission 以街友(Community Member) 形容服務使用者,但 Mario 喜歡以 brothers and sisters 稱呼街友,Mario 稱每位街友都有自己的過去,不要戴有色眼鏡看人。街友們可在這裏找到弟兄姊妹,這是一個安全、每個人都會得到尊重的地方。


Mario 在 Hope Mission 看到人性的醜惡,同時也見證人性的光輝,他希望市民可以更多的了解無家者,他也呼籲市民可多做義工,他們的廚房每天都提供過千餐膳食,需要很多義工包三文治,預備飯餐等,市民也可捐衫及棉被等。每個月Hope Mission 都會舉辦特別活動,如聖誕有聖誕主題的餐膳,最近期的會有慶祝復活節活動,剛過去的 3月中,Hope Mission 就舉辦了一個類似香港公益金百萬行的籌款活動,市民或公司都可組隊參加,一起關懷無家者。


Hope Mission 也和政府合作,推行"service hub"。政府人員會到 Hope Mission 為街友現場提供經濟及法律支援,真正地了解無家者的需要,並面對面為其提供服務。展望將來,Hope Mission 計劃與不同的機構及唐人街的社區更緊密合作,一起面對社區內不同的挑戰。



21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