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究竟加拿大有幾「左」? (中)

圖: Instagram/Canada.ca/Global News  | 文: 申力加


上期初步討論了關於加拿大社會左傾的問題,今期繼續討論其他實際例子。加拿大全國最近面對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各大城市隨處可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和癮君子。首先從文化上的不同來討論,無可否認東西文化存在差異,西方對於染上酗酒和吸毒習慣的人比較寬容。這類陋習跟財富與身份地位無關,近來去世的加拿大明星 Matthew Perry 就坦承他有酗酒和長期服用止痛藥的習慣,Justin Bieber 也公開分享過他吸毒的經歷。


在加拿大這個西方社會,大眾聽到這類消息,通常反應都只會是「Oh, he is so unfortunate」,又或者「You know, he has been under tremendous pressure」等等。俗語有云「一隻手唔會拍得響」,人人都有壓力,起初碰不碰毒品酒精事實上是自己的選擇,之後有沒有能耐脫離毒品酒精也是個人選擇,但在左傾的社會討論個人責任是種禁忌,只能高談闊論如何利用社會資源去解決問題,責任不在我方,到頭來問題像雪球一樣愈滾愈大。



加拿大對於毒品的結論是需要設立安全屋,讓癮君子在有護士監管下使用毒品。在那裡可提供免費針筒和消毒紙巾,還會即場測試毒品是否純正無公害,並且指導使用者避免過量服用,服務可謂十分貼心。官方的理由是這樣做可降低死亡率並且減少使用公共醫療資源,而且有機會和他們接觸,可以將他們轉介至其他有關服務云云。但奇怪的是,設立安全屋、提供用具、和安排護士等,又不需要增加社會資源了?


試問在這舒適而沒後果的環境下,社會會否變相更加認可這類行為出現?癮君子最後究竟是更加容易,還是更加困難脫離惡習?比亞省左傾的BC省最近還把擁有少量毒品合法化,理由是可提高癮君子們與社會接觸,繼而尋求援助的機會。但筆者實在看不到這方面有立竿見影效果,最明顯的反而是變相「毒品公開展示和交易合法化」,製造出更多治安問題,使毒品更加難在社會清除。



無家可歸和吸毒的問題很多時候是 hand in hand 的,把金錢放在毒品而不是棲身之所上,也是一種個人選擇。左傾團體只將問題集中在無家可歸這一點上然後無限放大,指控各級政府沒有投放資源解決住屋問題,導致城市各區出現流浪漢的情況。筆者認為如果社會更嚴厲對付毒品,無家可歸的問題起碼可減少一大部份,然後社會資源便可更好分配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


聯邦政府聲稱加拿大有「鴉片類藥物危機」 (Opoid Crisis),這真是令人生氣又啼笑皆非。等於我自己「碌爆卡」然後宣佈我有財政危機,好像「危機」和自己無關一樣,總之不是自己的錯。綜觀全球,毒品問題最少的地方通常都是對毒品法例最嚴苛的國家,這是有實在根據的。對於明顯是錯誤引起公共健康和治安的問題,使用極左宣揚博愛的方法,問題是沒有可能解決的,現實只會朝向相反的方向發展。


5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