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休閒:古董屋

圖 : 屋主 | 文 : 麥提莎

香港國際關係學者的YouTube 頻道,近日訪問一位留學英國的測量師。內容當然圍繞房屋的話題。自從2020年,幾十萬香港人流散世界各地,其中以移居英倫佔大多數。聽節目嘉賓主持所說,似乎居英的港人移民,和90年代進駐加拿大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 )的,面對和引伸出的居所問題,事實上相差無幾。


雖然BC省對前後花園的設計有嚴格的限制,例如:前園不可自行加設圍欄,卻依然有鶴立雞群的屋或花園混在社區內。當年筆者在西區的朋友家附近,目睹整條街上,就只一房子前庭,讓黑色的鐵鏈圍住。有點突兀,也可說自成一國,也許屋主需要有點安全感。


另一年暑假,剛移民的朋友,從Coquitlam (高貴林)送我們回North Vancourer親戚的家。到達後,朋友大叫:「草地上許多黃花呵!」遠看是美麗的花朵。翌日與留在香港的屋主通電話,才得知那是蒲公英,專門蠶食草地的野花。長輩還概嘆,返加後,要花時間除掉這隨風播種的東西。


又兩年的暑假,同樣到親戚的家。這回可厲害了,屋前的草地上鋪上了黑色的垃圾袋。非但黃花沒生存空間,寸草亦不生了。可以想像,屋主聽見這個景況,定被氣炸的樣子。一向慣居於石屎森林的香港人,不少人夢想有一個獨立的居住環境,不用擠在樓高數十層的狹窄空間。少年時代,生活的小城,整排花園洋房就在隔鄰的街,門前小空地,時停有私家車。看得令人非常羨慕。


然而, 移民後才真正體會到, 若無閒或無心打理前、後園,弄出像親屬家的草地閙劇,也不無可能。親友中,視園藝為一種生活情趣的,大不乏人。亦有把屋子內外,按自己的心思意念,完全表現在家居之內。

去年聖誕節聚會,和喜歡收集古董的朋友,言談間提及曾述的「博物館」。她大感興趣,希望有緣參觀一下。如此熱誠之下,「館長」趟開大門,邀請一衆往他的家渡年夜飯。那晚飯聚,朋友很有興致的觀看各樣的擺設,突然發現一幅風格別於一般的畫。館長連忙解釋,那畫是他很久以前,也許近廿年前,在澳門購買的。


吸引他的原因:水墨寫的字畫的一傍,是耶穌的背影像。他認為很中西合壁,就帶回Edmonton 。或是,他未必曉得葡葡牙在東方殖民之歷史,以至傳教士以澳門作踏腳石,作為進入當時明朝版圖的內地。卻就是那獨有的融匯文化吸引他。

古老的東西,未必每個人都喜歡。但在北美,古董店卻頗受歡迎,家主就是一個跑古董店的愛好者。每到一個北美城市,總要逛一下當地的古董店。甚至乎室內設計師,不時到那些店,找和靈感相襯、或與房子結構時代相配的擺設、五彩玻璃、傢私等等。如此,才有特別的品味。難怪,上百年的房子,仍不乏市場需求。


佚名: 「金龍獻瑞」

新春華堂紅燈籠

雪地年景閃光中

廳內豪華西古畫

燭光輝影耀金龍


6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