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4.5%的距離

已更新:2023年5月2日

圖︰CTV News/Globe and Mail | 文︰申力加

加拿大公共服務聯盟 (PSAC) 在4月19日號召其下超過15萬會員進行罷工。簡單來說,PSAC是聯邦政府部門員工的其中一個工會,所以這次罷工影響的範圍十分廣泛,包括了稅務、出入境、以及移民等部門。香港人對於罷工可說是既陌生又熟悉,無論雨傘運動或2019年反修例運動,都有團體公開呼籲希望市民可以用罷工來表達政治訴求。不過,香港人可算是十分「清高」,歷史上純粹因為薪酬原因而出現大規模罷工的例子,可說是絕無僅有,要數較有影響力的就只有1922年的香港海員大罷工。


其實在加拿大,大家也不是可以隨意罷工的。首先,你必須是工會成員,重點是工會受到集體談判權保障,所以罷工是工會與僱主談判的手段之一。理論上僱員罷工並不只是表達個人訴求,而是他們需要遵循工會決定;如果工會決定開始罷工而成員拒絕跟隨,工會反而可以對成員使用懲罰機制。這次罷工的觸發點主要在於有關於過去三年的工資增長;聯邦政府接納了較早前依據第三方的建議,在2021至2023年間增加僱員9%的薪金,而工會卻要求同期需要增加13.5%,大家有著4.5%的距離。


工會的理據是薪金增長持續低於通脹,比如在2021年,僱員的薪金平均只增加了1.9%,但同期通脹卻達到3.4%。另外,工會成員的工資增長在最近幾年,反而比非工會成員的增長要低,令工會覺得受到不公平對待。加拿大聯邦國庫局 (Treasury Board) 局長 Mona Fortier 表示,聯邦政府事實上對於PSAC的超過560項要求已經達成了共識,現在只是在薪金、在家工作作為談判權、阻止外判工作、以及使用年資作為裁員決定,這四個方面還未能解決雙方分歧。

像我們一般的納稅人,當然不希望公共服務被中斷,不過也理解工會的權利,前提是要求要合理。關於薪金增長,筆者覺得薪酬應該和表現掛勾,而不是劃一追求某個百分比。雖然聽起來僱員薪金確實追不上通脹,但實際上薪金表除了會每年按百分比調整外,僱員也已經在此基礎上再按自己相對的年資「跳 point」,除非已經到達所屬職級的頂點。關於在家工作這點關鍵在於如何監管,有趣的是工會主席 Chris Aylward 自己也不能肯定在家工作的僱員有沒有遵守工會罷工決定。他對傳媒表示,工會確實無法監管在家工作的工會成員每一天的行為。


至於工潮會持續多久,法律上是可以無限期的,直到勞資相方達成協議,由或者政府立法強制員工返回工作崗位為止。但筆者相信這次時間不會太長,皆因4.5%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差距。這兩天工會主席也鬆口不再堅持13.5%這個數字,繼而呼籲聯邦政府作出相應回應。這就像一場市場買賣,一方面擺出姿態,另一方面在玩心理戰。筆者相信最後工潮會以10至11%的百分點作結束,時間大概會繼續兩星期左右。如果這一期出版前工潮已經落幕,就請讀者多多包涵筆者的個人預測。下一期我們再探討罷工期間的工資問題,以及香港集體談判權的歷史與政治。


5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