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港人加地] -- 在零下40度的Edmonton 惦念着香港那樽裝熱維他奶

圖︰受訪者提供|文:如雲

鈕扣代表温馨喜歡縫衣服,雙手向上表示接受佛菩薩的足下



人的命運往往和歷史密不可分,尤其是在動亂的大時代。今期受訪者温馨的命運就是在大時代的洪流中游走,最後到了 Edmonton。


温馨移民至Edmonton 已超過40年,但她非常熱愛中華文化,無論衣著服飾,都自己動手加工添上民族色彩,但她的性格像個「鬼婆」,爽朗直率,真情流露。


家族故事像電影橋段

温馨的太姥(母親的祖母)在大陸出生,做醬油生意,1937年七七蘆溝橋事變後,為逃避戰亂,她帶同兒孫走難至菲律賓,她聽說太姥率領所有女性躲到一荒島的山洞內,男性則在馬尼拉工作,定期划艇至荒島運送物資給家人,也不許有人生火炊煙,怕被人發現投炸彈。戰後,太姥在菲律賓繼續做醬油生意及賣椰子乾,生意做得不錯,太姥會免費派粥給予當地窮人充飢。祖父則打魚,有一次捉到一隻大海龜,祖父認為海龜有靈性,為牠打了個記號後便放生了。第二年,祖父又捉了一隻大海龜,由於有記號,祖父認得和去年捉的是同一隻海龜,祖父又把牠放生了。有一次祖父的船着火,正要逃生,在茫茫大海中竟然出現另一木船讓他逃生,祖父認為是大海龜顯靈救了他。


這些小故事雖然過去多年,但温馨就從祖父母輩身上學到做人要有善心,做善事,善待動物,不忘回報,冥冥中自有神助。


生活貧困卻吃着香甜味美的新鮮珠蠔

温馨的父母不到20歲便結婚,生了7名孩子,有兩名夭折了。時至1958年,温馨的父親接到其父母在大陸家鄉的訊息,希望他們舉家回鄉,一家人回到大陸家鄉後,温馨便出生,是兄弟姊妹中唯一在大陸出生的孩子,在家排行最少。


温馨憶述家人從菲律賓回大陸後,生活質素像由天堂跌至地獄。在菲律賓,他們的家庭環境甚佳,有5名工人,在大陸,又時值飢荒,生活甚為艱難,但温馨對家鄉的童年回憶卻是那水清沙幼零污染的海灘,以及香甜味美的新鮮珠蠔。


為了尋求幸福,温馨的父親和叔叔作先頭步隊去香港,從事會計工作,寄錢回鄉,在香港安頓好,父親又陸陸續續申請兄姊到香港,1966年,為逃避文化大革命,母親和自己也到了香港。


第一次看的電影是「仙樂飄飄處處聞」

温馨還記得自己乘火車到香港時,父親給她買了綠寶橙汁,這是她第一次知道汽水的味道。她形容自己像鄉下妹出城,每件事都十分新鲜。當她乘火車至羅湖橋時,第一次看到藍眼睛金頭髮的外國人,感到「好驚」;進入市區,第一次看到馬路中間指揮交通的警察,感到很新奇;她第一次看的電影是「仙樂飄飄處處聞」;她最懷念的是等渡海小輪時飲着暖笠笠的樽裝熱維他奶,聖誕襪的糖果,百貨公司的橱窗公仔和晚上街頭璀璨的霓紅燈。


然而,60年代的香港,生活仍然艱難,温馨在香港從小一讀起,那時她還不懂廣東話,常被同學欺凌。她喜歡聽Rolling Stones 和 Beatles 的歌,也喜歡京劇。雖然温馨讀書時中英數都100分,但她小學畢業後便到工廠打工,每天由北角碼頭乘船至觀塘碼頭。在香港期間,家人都見證了香港史上最大的暴動。


父親最有先見之明

自少流散在外的父親在中英聯合聲明簽定前,便早已洞悉中國會收回香港,所以他支持哥哥先到美國,由於美國不容哥哥逗留,於是他又去了加拿大温哥華。當時在温哥華很難找到工作,而 Edmonton Journal 卻有數版紙寫着 "Help Wanted",哥哥便去了Edmonton 做工,隨後也申請了父母,姐姐和她到Edmonton。


温馨在香港常看荷里活電影,經常想像美加都像紐約和洛杉磯般繁榮,然而,當她1979年2月冬天到達Edmonton 時,正值零下40度,白雪深及雙膝,四野無人,她又不懂英文,巴士每小時才有一班,她整個冬天都在哭。


和西人相處得很舒服

温馨一邊讀ESL (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一邊工作。3年後,她嫁了個西人,為的是不要有個中國人家姑。她慶幸自己嫁了個好丈夫,有個美滿家庭。生活雖然不算優越,但她和丈夫及本地西人相處得很舒服。


喜歡探究佛理的温韾相信因果,所以她待人接物懷慈悲之心。對於新到埗的香港人,温馨勉勵他們要"open minded",多包容,多留意身邊的人和事,多與人交流,不要只困在自己細小的圈子中。


温馨的家庭幾代都背井離鄉,父親為了和父母團聚,放棄了在菲律賓優越的生活;回到家鄉,卻仍然未能留下,幸福好像總在遠方。香港雖然似個踏腳石,但踏過的人都刻骨銘心,無奈這遍土地從來都不屬居於此地的人;而加拿大,這個充滿包容的國家,是否就是最終落葉歸根之地?




5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