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專訪周冠威導演】 由《時代革命》走到《一人婚禮》:忠於自己也是愛自己

文:阿波羅 |圖:楓Show港愛城 / 《時代革命》、《一人婚禮》劇照


是有種人,總是為人帶來一點驚喜。


《時代革命》向世界呈現2019年香港有血有淚的歷史篇章,為全球影像世界投下一枚震撼彈,也為灰心無力的香港人注入一枝強心針。


兩年後,周冠威導演在新時代下的香港,帶來一套截然不同的喜劇《一人婚禮》,告訴大家要坦誠面對恐懼,學會愛自己。

大銀幕下有血有肉的勇武手足

最近周冠威導演首次親身到倫敦出席《時代革命》放映會,潸然淚下。時隔三年,震撼依然。


周冠威表示:「在英國戲院與一眾香港人觀看《時代革命》,大銀幕下每個勇武手足都是一個個生命組合,感覺震撼。整場運動能夠與香港人同行,令我經歷極端的情緒反應,一方面備受創傷、付出與犧牲,另一方面又感受到香港人互相連繫的力量。」


《時代革命》記錄了一個時代有良知、公義的香港人。《時代革命》得到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後,也為周冠威帶來掌聲、獎項和榮耀。

《一人婚禮》:賀歲片?笑片?偽文青片?能上畫已是奇蹟!

若果帶著看「賀歲」「青春」「合家歡」「愛情小品」的預期入場,《一人婚禮》愈到中後段,愈不是那回事。《一人婚禮》評論不一,電影陸續於加拿大和澳洲上映。導演自己又如何為《一人婚禮》定位?


「因為《時代革命》,《一人婚禮》的籌備工作曾經腰斬,投資者離開,也有演員選擇辭演,但同時吸引到另一些投資者願意與我合作。拍攝過程十分謹慎,甚至已安排後備導演,萬一我有事就由他去完成。《一人婚禮》能夠正常發行和上畫已是突破,亦可算是奇蹟。我曾經認為自己的電影事業會因《時代革命》而終止,但很感恩《一人婚禮》可以於短期內上映,鼓勵我的電影生命可以延續下去!」


海外公映票房充滿挑戰,全因外國的香港人市場較細,影院距離亦遠,加上宣傳資金不足,實在很需要香港人支持。

恨自己、愛自己

周冠威導演似乎對小眾題材特別感興趣,《自焚者》、《幻愛》、《時代革命》,以至《一人婚禮》,都是取材於獨特的社會議題。


「我一直都沒有想過拍攝商業片,我的創作思維從來是依照自己的直覺和初心。我希望電影充滿獨特個性。另一套關於學童自殺電影的劇本籌備多年,此類敏感題材未必能夠找到資金支持。


「《一人婚禮》的緣起是我真的恨過自己,所以想探討愛自己這題材。愛自己這題材很新鮮,刺激我的創作熱情。其實忠於自己也是愛自己的表現,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忠於自己而創作。電影中阿冰的角色是Youtuber自然要活在別人眼光之下,網民喜歡甚麼她就跟隨,最後她是如何回應自己的內心世界呢?此戲所表達的,亦是我自己的個人信念。


「如何不被政權所散播的恐懼而影響?電影始終是牽涉許多人,以及許多資金,需要與許多人合作,不是一個人為所欲為。雖然我希望活出自由,但仍有所限制。我希望由心出發選擇題材,抵擋那份恐懼,所以當時繼續堅持拍攝《時代革命》,以及於海外上映。作出自由的選擇之後,再謹慎衡量(風險)。」


勇氣來自信仰

周冠威導演有一份處之泰然的勇敢,是甚麼信念令他忠於自己?


「不忠於自己實在太痛苦,我承受不到那種痛苦。我寧願去承受忠於自己面對的風險。這是我的性格!對誠實和公義有所執着。當然,信仰對我很重要。我們應該敬畏天上的父,而不是地上的任何政權。」周冠威如是說。


最後,周導演又如何看香港文化?


「香港文化是靈活變通、聰明和轉數快,由2019年抗爭運動就可以體現到。香港人雖然離散,但我對香港人的質素有信心。這幾年需要時間療傷,可能是下一次真正爆發的醞釀期。」


重溫片段 [楓Show港愛城] EP103 :與周冠威導演暢談,從電影到文化傳承!




7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Yoruml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