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港人加地] – 「大叔的愛」 溫馨滿載

圖︰受訪者提供|文:如雲

認識 Jason 和 David 是我們一班朋友相約往看《闔家辣》電影,那時他們才剛到埗Edmonton。兩口子雖踏入中年,但「好有型」,衣著時尚,十分健談,而且很有那種「大學畢業第一次到歐洲旅遊的大學生」的興奮之情。


Jason 來自新加坡,曾到澳洲讀書和開餐館,他的專業是財務會計,被公司派駐到香港當會計師。2019年開了自己的顧問公司,本來生意不錯,但一場疫情令他不得不轉行,亦因此讓 Jason 有機會把一直的愛好變成另一個事業 – 整蛋糕。Jason 的招牌班蘭蛋糕選用新鮮食材,鬆軟棉棉,坐在旁邊的 David 都讚口不絕。事實上,即使居於香港的新加坡及馬來西亞人都十分激讚。到埗Edmonton 才幾個月,Jason 已找到夢想的工作,就是在一間 Bakery 整蛋糕。


David 在香港土生土長,是一位教化學的中學教師,和 Jason 在香港認識,共渡愛河。由於身為教師,居住地點附近也常見到他的學生,所以他們出入都會很小心,也不會在公眾地方拖手,二人也不喜歡蒲吧,出外多數都是看戲吃飯。


英國 VS 加拿大

在Edmonton 生活雖不足一年,但他們都覺得選擇正確,David 喜歡這裏的人情,人與人相處較為真摯。他亦曾考慮過以BNO visa 到英國,但他在英國生活時,感覺總是格格不入,本地人對外來人較抗拒,而BNO visa 的移民路徑仍不太確定。另一方面,David 符合以 Stream B 申請到加拿大,就這樣,兩口子就决定移民加拿大。


選擇 Edmonton 主要是這裏的生活指數較低,尤其 Alberta 税也低。由於預算不會找到收入如香港高的工作,所以房價及生活支出較低的 Edmonton 十分理想。加上 Jason 在這裏有朋友,他們最後便選擇了Edmonton。


同志在加拿大很平常,很自然

Jason 說亞洲社會對同志仍不太接受,所以他們在户外活動時都有所避忌。到了Edmonton,差不多可以完全放鬆,他感到在這裏很自然,可以和同事坦率地介紹 David 是他的 partner ,沒有人會感到奇怪。Jason 笑言,他在香港時曾有一次緊急入院,時值《大叔的愛》一劇非常受歡迎,當他向護士小姐介紹 David 是他的「先生」時,護士小姐既新奇又興奮似的,還給他特別悉心的照顧,這特殊的對待,在香港罕有地遇上。


David 表示,在香港只會對親人及身邊較熟悉的朋友表露自己是同志,對那些不太肯定會否接納的朋友,還需勇氣去表達。但在 Edmonton,由於英語會用 he 形容伴侶,不像廣東話可以用「佢」來表達,所以不能隱藏伴侶的性別,而他亦覺得沒有必要,即使他現在工作的地方有不同年紀的華人,但他們都不會有奇怪目光,一切都很自然。


Jason 和 David 在香港時,每逢外出一起都要緊守「規矩」,以妨惹人竊竊私語,現在身處同志平權之地,他們不用再顧慮別人的眼光,多次形容感到好舒服,好 natural 。


SOWP 不難申請

Jason 是以 Spouse Open Work Permit (SOWP) 申請來加拿大,他表示只要提供足夠文件和證明,審批也不難,如可以到民政事務署宣誓相互的關係,銀行有聯名户口,保險受益人有對方名字,一起旅行的機票、租約、信件有相同地址等等,不難証明他們是 common law partner 的關係,他們甚至無需接受移民官面試。


對於有計劃到加拿大定居的香港同志朋友,Jason 說 Edmonton 相比香港只是小城市,不像香港可以找到相同數量同志喜歡流連的地方;也不像美國和澳洲的大城市整條大街都是。亦有可能由於加拿大對 LGBTQ2S+ 的朋友已十分包容,同志們無需要到某些場所才感到舒適。他提示較年輕的單身朋友或許會感到 Edmonton 較沉悶及不太容易認識其他同志朋友。


雖然...但是

Jason 和 David 表示,雖然 Edmonton 有「少少悶」,但他們都不是追求生活多姿多采的生活,能夠和大自然親近反而是令他們最為嚮往的事;雖然 Edmonton 寒冷,但人情令它變暖,人和人之間有連繫;雖然在 Edmonton 工作收入不像從前,但收支不但平衡,生活還過得頗豐裕,常出外用餐。整體來說生活好開心。


David 和 Jason 已視 Edmonton 為家,已買地起屋,建築屬於自己的愛巢。相對同性婚姻仍未合法化的香港,David 和 Jason 現在已訂婚。展望未來,他們已有初步計劃,待PR 批核後希望能一一實現。祝福 Jason 和 David 有滿意的新居,無論在家或出外都可盡情享受二人的天地。




6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