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大加港嘢] -- 香港人的出谷紀

圖︰ | 文︰安東尼

在聖經之中,出谷紀就是當年以色列人由埃及離開,走入那個流奶流蜜的地方,而那個地方被

稱為上帝的應許之地,讓以色列人可以在那個地方安身立命。以色列人這個「民族」,在最初的時候,或許就只是一個家族的人,由家族變成民族,由埃及走回以色列這個地方,當中又是千多年的歷史了。今天香港人正經歷著離散,每天也有不同的人離開香港,留下來的,或許有其籌劃,今天筆者想談談當中的一些故事。


還可以「搵多幾年錢」?

在一年多之前,朋友之間對於移民曾經有過不同的討論,選擇英國及加拿大,朋友自己亦有不

同的意見,今天動身了的朋友之中,亦有很多的選擇英國,選擇加拿大的,則大多是因為曾經

進修或是正在進修。這個朋友圈子,已經各散東西,但仍有朋友留在香港,他們當中有不同的

原因,有人因為要照顧家中的長者,有人因為再過幾年就可以提取大筆的公積金而留下,有人

則是因為仍未計算好移民的費用,因此決定再搵幾年錢才動身。


朋友雖然各散東西,但科技仍能夠使我們聚在一起。朋友之間仍會間中對話,雖然不同地方會

有一些時差,但大家散落在不同時區之後,朋友們就像是廿四小時輪流一樣地對話。對話

之中,是關心也是對香港前景的憂慮,而且亦是圍繞留下來的人的想法,對於他「搵多幾年錢」的想法,朋友們亦有一些質疑,然而始終是他個人的選擇,也就不作批評。


筆者回想作離開決定的時候,也有思考過「搵錢」這個問題,或許是筆者一開始就覺得錢永遠

也不能夠滿足,或許社工與其他工作的不同,其實薪水也不見得非常之多,然而筆者所珍視的

,其實是因為自由,同時也是為了一份平安的感覺,這些是筆者在香港找不到的,亦一直困擾

筆者的。


那裡才是香港人的應許之地

RubberBand 的 Ciao的歌詞裡面,其中一句筆者一聽到的就會眼泛淚光:「被時代拆散,才道別那樣難。」筆者走的時候正值香港第五波的疫情,未能與親友一一見面一一道別,而來到加拿大之後,亦知道回去香港已十分的困難,眼見香港舊有的不斷被消失,熟悉的面孔被囚禁在狹小的空間,那裡才是香港人應該前去的地方呢?回去香港或許只需要十多小時的旅程,然而能否再重回這個應許自己獲得自由的地方就是一個未知知數,那個留日的少女,那些從英國回去的手足,筆者只知道文明與法治已離香港十萬八千里。


而又有一位朋友問筆者,為什麼現在回流好像已成禁忌?當下筆者的確語塞,因為筆者真的

很羨慕能夠回港的人。然而是否是禁忌,或許正如筆者另一位朋友所言,當香港已成為東西方

較勁的角力場,其實勸戒就是出於惻隱之心,當然明白人在外地「搵食艱難」,但願香港人能夠守望相助,為在他方遭遇困難的人提供一點點的溫暖。



2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Yoruml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