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是日隨筆】細葉榕

圖:| 文︰利世民


「我哋可以做啲乜?我可以做啲乜?」由 2019 年至今,不少香港人久不久便會提出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這是好事。自由社會,這個問題不可能只有一個答案。所以,我們在公民社會裡面,要有討論。討論,不一定是投票;有些事,你覺得應該做就去做,甚至乎可以呼籲其他人一起去做。


我覺得,目前香港人有兩個最大的挑戰。一是海外的香港人和仍然身處香港的人,距離越來越遠;我怕有朝一日,大家會連甚麼才算是香港人也沒有共識。


另一個最大挑戰,就是如何保持我們內心的那份善良和正義。當日一起走在街上的那份熱情,總有一日會冷靜下來,會變得模糊。有些人會對政治變得冷感,覺得做甚麼都改變不了結局,不如甚麼都不做,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明白,生活是要繼續的;我自己也經常提醒自己,無論在甚麼地方生活,不論是甚麼時勢,生活還是要繼續的。


不過,我們也不可以忘記,有些人因為抗爭運動而失去自由,在獄中生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細葉榕人道支援基金 Bonham Tree Aid 這個組織?


細葉榕,是由海外港人發起,在海外註冊,在海外營運的人道支援基金;成立目的是為了支援因抗爭運動被捕及在囚的香港人。


我也知道有些人希望,一朝醒來見到天下太平,又或者他們相信要改變香港,就只有一個簡單的方法。但請恕我這份人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更為著緊,我也不相信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神奇地變出一個完美的香港。


任何讓有需要的香港人能夠得到即時幫助的事,我認為都值得支持。假如你仍然在問:「我可以做啲乜?」我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捐款支持細葉榕。


目前細葉榕在支援的在囚人士家庭有 155 個;累計 204 個家庭。每個月細葉榕的支出約為港元五十七萬,但每個月收到的捐款只有三十多萬,現在的儲備只剩下九萬多。


試想,假如細葉榕倒下了,那些有經濟需要的在囚人士和他們的家人的處境會如何。


仁義是相關的。可能那些在囚人士與我們素未謀面,我們之間唯一的牽連,就是大家都是香港人。你可以出於仁善的心想他們過得好一點,也可以是出於道義而去提供幫忙;兩個動機是沒有衝突的。


但這點善心,這份義氣,可能就是連繫著我們身處世界各地的香港人。請不要忘記,如果不是因為正義和平仁愛,單單抗衡邪惡和暴政也是沒有意義的。


最後還有幾個關於細葉榕的事,我希望大家會知道的。


一,細葉榕的財政是極為透明,而且行政成本極低,所以大家的捐款全部都是用在受助人的家庭。


二,我跟細葉榕的朋友討論過,雖然他們已經有極佳的管治和監察,但他們希望可以再做得更好,並且將經驗與其他香港人組織分享,從而提升香港人公民社會的質素。


三,細葉榕的所有成員、組織註冊、銀行户口、網頁供應商、消費平台供應商等等,統統都不在香港。所以,不用擔心捐款會被凍結。而且透過 Stripe 捐款,銀行帳戶紀錄中不會顯示「細葉榕」。如果用 Bitcoin 就更加安全。身在香港的善長人翁如果想為在囚的手足做一點事,理論上透過細葉榕去做比自己親身去做,更安全隱密。


支持細葉榕不只為在囚人士提供物資上的需要,也同時是彰顯香港人的仁善、義氣,更加是支持香港人公民社會的發展。假如你久不久在想「我可以做啲乜?」希望以上的三個理由,能夠讓你找到一點方向。


【後記】細葉榕的朋友本來只是想我在節目中呼籲和告急。但是當我想到自己可以「做啲乜」,第一時間其實是想寫篇文章。當每個人都會問自己:「究竟我可以做啲乜令個社會變得更好?」這就是公民社會;一個真正自由開放的社會,最基本的條件之一,就是公民社會。


利世民,香港人,信奉古典自由主義,樂天知命,不問鬼神;自媒體主筆,平均每半年就有一個新興趣,涵蓋政治、經濟、歷史、哲學。

simon@unsubject.com

https://www.youtube.com/@leesimon

leesimon.substack.com


原文刊於 2023年9月13日作者Facebook Page。本刊獲作者同意授權轉載。



4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