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港人加地] -- 逼出來的靭力 寶貝女打造成Superwoman

圖:受訪者|文:如雲

高挑身材,一頭短髮,可以想像年輕時的 Daphine 是萬眾矚目的排球女神。


Daphine 的哥哥在 Edmonton 讀書,畢業後隨即申請香港的家人移民,Daphine 除了跟家人移民,更連同拍拖多年的男朋友也一起帶去,在加拿大組織自己的家庭。


跟家人移民,最後剩她留下


Daphine 形容最初在加拿大的生活變化不大,雖然外在環境改變,但家庭的生活模式一樣。因為家人都在身邊,自己出外工作,回家都有家人煮好飯,丈夫也在身邊陪伴,日常生活都還過得去。隨後數年,哥哥和父母都分別返回香港,弟弟移民美國,妹妹搬去 Calgary,最後就剩下了她和丈夫兩人。重視家庭的 Daphine 也曾想回港,然而,丈夫那時已融入加拿大的生活,不打算回香港,兩口子便落地歸根,至今已30年。


家人不在身邊之時,Daphine 便開始由父母的寶貝女兒,「變身」成 Superwoman︰既要工作,又要煮飯照顧家庭。Daphine 以往做過多份工作,訪問之時,她剛當完 group home 的過夜更。


對著一碟意粉,流淚不止


從前在香港,Daphine 生活只有工作和娛樂,移民前她做買辦 (Merchandising),收到海外訂單便去採購買辦。到了 Edmonton,身份剛好調換,在 Walmart 超市向香港買辦落單。Daphine 移民 Edmonton 已準備由低做起,餐廳侍應、清潔等全都做過。


雖早有心理準備,但當親身體會時,仍然十分難受。Daphine 回想早年工作的辛酸史,那時她英文不好,華人又多被歧視,她回想起一次在意大利餐廳工作時,她就被安排做一些最厭惡的工作。一天,她為客人送上一碟意粉卻聽不好英文,她就望著這碟意粉,眼淚不由自主地不停地流。


自此之後,Daphine 再沒有為生活的委屈而流淚,反而化悲憤為力量,生活的壓迫造就了她自強的本領。當時的最低工資才$5/小時,為了養家活兒,她必須不斷工作。雖育有三子,但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廚房洗碗盤的碗碟一定不留過夜,不說也看不出這是有三個小孩的家,毎個孩子的接送和課外活動不缺,Daphine 還有烹飪的本事。她生第一個孩子時,母親返回 Edmonton 陪她坐月,原本想照顧 Daphine 的母親卻無事可做,因 Daphine 已把家庭料理得妥妥貼貼。這一切的本事,Daphine 形容都是「逼出來」的。


最難過是聖誕節


每年普天同慶的聖誕節,卻是 Daphine 最擔憂的時間,因為很多公司在聖誕節前便裁員,待節慶過後才重新招聘,被裁員的陰影令 Daphine 很少能享受到節慶的歡欣。


問及 Daphine 的個人興趣,她想了想,卻想不出了什麼,她好像從來都沒有給自己留出特別的空間,一生都奉獻了給家庭,Daphine 卻無怨無悔,亦不感到有什麼犧牲,照顧家庭就是她的興趣。


加拿大未必是最好終老之地


移民30年的付出,Daphine 最滿足的是能夠維繫到一個完整家庭。如果沒有移民,她可能沒有這個完整家庭。那些艱辛和付出的點點滴滴,彷彿就是建立這美好家庭的一磚一瓦。正如二人相片背後的自製乾花裝飾,比在商店現成買回來的更有意思。


Daphine 說:「加拿大未必係一個最好終老之地、卻最緊要有個終老嘅伴侶同行!」





65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