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港人加地] -- 移加30年 靠粒「糖」連繫香港

圖︰受訪者|文:如雲

早前由姜濤領銜主演的《阿媽有咗第二個》電影在温哥華上畫,雖然開車去戲院需時45分鐘,MJ 都看了六次。去英國玩,去行山,去 road trip,MJ都會帶同姜濤公仔,還會為他特製公仔衫。MJ 也參加「姜濤香港後援會」和「姜濤溫哥華應援團」,響應姜濤希望歌迷多做善事,協助應援團舉辦的 BC兒童醫院籌款,也捐款給「溫哥華姜糖的奧比斯慈善拉飛機大賽」。MJ 駕車時必聽姜濤歌,間接令女兒多了機會學廣東話。不要以為MJ 是「妹妹仔」,而是已有成年子女,「媽媽級」的超級姜糖。


MJ 18 歳時來加拿大讀書,畢業後回港工作了幾年,因97問題跟隨父母移民來溫哥華,曾在銀行工作十幾年,現在聯邦政府工作。MJ 在香港渡過了最青葱的歲月,即使定居温哥華30多年,當看到2019年香港的社會運動,仍時刻關注香港的狀况,參加過不少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遊行集會。

生活好像「有個窿」


過去20年,MJ 都全副精力照顧家庭,如今兩位女兒都長大成人,大女兒更到了另一城市讀書,MJ 無需再像從前般貼身照顧。在政府部門工作逾十年,十分平穩,加上香港2019年間的社會運動,社會氣氛很沉鬱。令MJ 的生活好像「有個窿」,缺少了點什麼的,姜濤的出現,正好填補了這個缺口。


MJ 以前喜愛的歌星是張國榮和林子祥,之後再沒留意香港樂壇,年青時亦未嘗追星之味。2021年在香港舊同學的 chat group 中不斷在談論《大叔的愛》有多好看,MJ 才開始留意 Mirror 這隊香港男團。從沒追星經驗的 MJ,看盡 Mirror 12 子,還是覺得姜濤最好。

女兒覺得母親像入了邪教


自稱大媽的 MJ 說到姜濤,沒有那種眉飛色舞,手舞足蹈的興奮仰慕之情,而是非常理性,忠實愛護的支持者。雖不屬於那些情緒高漲的姜糖,但任誰都知道她是超級 fans,MJ 曾帶同女兒到 Richmond 的 Aberdeen Center 參觀姜濤展,女兒覺得母親像入了邪教。

MJ 顯然並非「盲粉」,雖然2021年才開始認識姜濤,但已看盡他入行後的所有訪問和演出,她翻看姜濤2019年的訪問,和他最近的訪問,說的話都如出一澈,不做作,不會有前後矛盾。他對朋友真誠,在《Dear My Friend,》一曲中,盡展他對去世友人的懷念,令人感動。去年他的一首反戰歌曲,是姜濤親自導演MV,片尾的字幕:讓説話留在善良的溫度裏,非常令人感動。姜濤的每首歌都是要表達他的想法,都發人深省,每首歌的歌詞都藴藏了很多智慧,滿有深度。他的為人亦心無城府,作風低調,只會做實事。當歌迷通宵排隊爲見 Mirror 一面,他會體恤歌迷叫他們不要通宵排隊。當 Mirror 演唱會門票炒至天價,他會叫歌迷不要花過多的金錢看他。曾有一會員有家人剛去世,姜濤會特意為她送上窩心的問候。姜濤會鼓勵歌迷做善事,關心弱小,不像其他青春偶像一樣,喜歡經常上載有型外表和無聊生活片段。如此種種,MJ 對姜濤十分好奇,爲何一個23歲的後生仔可以這麼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可以帶出這麽多正面訊息。

理想和現實


說是追星,不如說是追求一種理想,姜濤的「好真、好純、好一致」, 在政界和娱樂圈中都十分罕見,出現這股清泉,實屬難能可貴,所以 MJ 要給予姜濤全力的支持。


MJ 參加姜濤歌迷會,本來一心只想支持偶像,但原來歌迷會也是社會的縮影,歌迷以不同的方式支持偶像,但也會互不相容,MJ 明白為何香港的社會運動難以團結,也概嘆現在香港人的相處方式和以前已有很大變化。


香港 Pop Culture 在海外重生?


雖然 Mirror 的崛起令香港樂壇有了新氣象,更帶同海外香港人也追星,但MJ認為這不能與八、九十年代紅遍東南亞的香港影壇和樂壇相比,MJ 也沒有多想要在海外推廣香港音樂。雖然姜濤的願望是香港的樂隊會成為亞洲第一,但相比起韓國,如BTS的無與倫比的跳唱實力,Mirror 仍然與其有段距離。除了因為韓國藝人的艱苦訓練外,香港太商業化的運營環境,都阻礙了純為藝術和音樂奉獻的香港藝人。


現在的MJ有了姜濤,人生多了意義和目標。人到中年,MJ 強調要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支持姜濤,就是現在最令她感到快樂的事。





164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