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巨大反差的2023年

已更新:1月7日

圖: CBC/The Independent | 文: 申力加


踏入2024年,筆者首先在此祝大家身體健康,新年進步。受厄爾尼諾現象 (El Niño) 影響,這個冬天不太冷,過往同期氣溫是零下三十度左右,今年只徘徊在零度上下,打破了愛民頓過去所有歷史紀錄。起初十家都十分享受溫暖氣溫;但愈接近聖誕節,就愈想念本來每年習以為常的白色世界。聖誕期間實在是有雪才應節,家門口放了聖誕老人和聖誕鹿做裝飾,但今年地上沒有雪而變成一片黃色枯草,感覺怪怪的,有些東西真是失去了才令人懷念。

回顧2023年,不只氣候愈來愈摸不著頭腦,世界也一樣令人費解。雖然各國逐漸從武漢肺炎疫情恢復過來,大家的生活好像已經回復正常,但國際關係方面卻好像慢慢失去秩序。俄羅斯持續入侵烏克蘭,委內瑞拉也攪公投企圖吞併圭亞那一半以上領土,然後再來哈瑪斯襲擊以色列,還有伊朗撐腰的也門胡賽武裝也加入戰團刷存在感。當大家以為21世紀應該以文化經濟影響力作比拼時,人類文明卻又好像又倒退到使用武力解決的時代。大家總喜歡以「世界和平」作為每新一年的願望,但看來也是事與願違。



至於作為海外香港人,過去一年的感覺是對於自己的出生地愈來愈陌生了。國際金融中心已變成了遺址,取而代之是「夜繽紛」等低級地攤經濟。舊香港人移民意欲仍然高漲達到38%,港共政權卻繼續以專才和韭菜通 (高才通) 等計劃為香港換血。五年前不能想像香港會出現通緝政治犯,上一年周庭、鍾翰林卻相繼要逃往加拿大和英國,兩人還只是27和22歲的年輕人。另一方面在社交媒體上卻出現了平行時空,筆者有些朋友現在每逢週末便到深圳各處吃喝玩樂,幾年間的經歷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樣。香港在歷史上好像從未出現過如此大巨大的社會反差。


對於2024年的展望,筆者不會像風水師一樣作「香港樓市不利」、「天災人禍頻繁」等「阿媽係女人」的所謂運程預測。筆者常說喜歡按數字分析,加拿大方面要留意的是總理杜魯多因民望偏低,而有機會提早下台為自由黨2025年的大選作準備。變數是加拿大利率看來已經到達頂峰,2024年應該會向下行;如果經濟因利率下降而有所改善,說不定自由黨能趕及在下次大選前的民調中翻身。而俄烏戰爭2024年會繼續拉鋸,從上年來向烏克蘭並沒有足夠人力武器作有效反攻,俄羅斯卻以烏克蘭付不起的人肉衝鋒作代價繼續猛攻;看來烏克蘭及世界須要作八年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台灣在1月13日便會選出新總統,按民調顯示民進黨賴清德會順利當選,中共的反應到時只可能是派幾架戰機到附近作環島遊,然後再令台灣掉幾個邦交國來作報復。以上是筆者按數字所作的2024世界預測,等2025年來臨時大家再來重溫是否準確吧。

3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