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究竟加拿大有幾「左」? (下)

圖: Facebook/Instagram/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  | 文: 申力加


開始討論本期內容之前,首先再跟進上期有關BC省自今年一月底實施少量毒品合法化後的情況。一如筆者所料,合法化帶來的後果是社會不能承受的。自從合法化之後,毒品便出現在巴士站、兒童遊樂場、公園等公眾地方,甚至有離譜的例子是癮君子公然在醫院的走廊中吸毒。警察許多時候到場後卻束手無策,因為其身上攜帶的份量不超過法定的2.5克份量,並沒有觸犯新法例,導致很多地方都相繼出現安全問題,而最可笑的是有一些地方造成了不可吸煙,卻可合法吸毒的情形。


在筆者執筆的四日前,BC省長最終宣佈尋求修改法例,再度把在某些公眾地方攜帶毒品列為非法,務求使執法機構有更大權力對付安全問題。究竟加拿大社會有多懼怕「左膠」?筆者相信BC省政府不是不能預測到毒品合法化帶來的後果,而是他們須要做一場「大龍鳳」來使省內強大的左翼支持者閉嘴,顯示政府不是沒嘗試,只是實驗結果證明真的不可行。


左派還有一個「道德高地」就是環保和氣候變化問題。加拿大自由黨政府以其設立「碳稅」 (Carbon Tax) 而自豪,今年4月才把每噸65元的碳稅加到80元一噸,之後會續年增加15元,直到2030年的每噸170元為止。雖然聯邦政府強調碳稅收益絕大部份已經由定期退稅方式回饋基層,但碳稅對社會的衝擊是隱性而巨大的,碳稅使農民使用的燃料以及運送食品和原材料的費用大幅上升,因而間接導致通脹,超級市場食品和生活用品價格上升,最後受害的還是一般國民。


之前在電台聽到有大學教授大力支持碳稅,提及有國際性資料顯示徵收碳稅有效減少碳排放云云。筆者不是否定數字,但它沒有說明其對經濟的損害。碳稅導致經濟活動減少或者帶來衰退,碳排放當然會短期減少。既然碳稅不是政府收入來源,而它所產生的行政成本,所僱用以處理碳稅的人力,和辦公室使用的租金電力等,也是一種另類浪費地球資源而並沒帶來益處的行為。加拿大只有4000萬人口,就算整個國家明天開始從地球上消失,老實說對於扭轉氣候變化也不會帶來多大幫助。利用對自己國民增收碳稅這種自毀而且降低生產力的方法,實在是下下策。政府倒不如大幅增加外國的不環保產品、以及其他生產程序中產生大量碳排放產品的入口關稅,這方案所收的碳稅對於控制氣候變化也有同樣的幫助。



左傾社會的奇怪言論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聯邦環境部長 Steven Guilbeault 在今年二月發表言論,提出聯邦政府未來不會再撥資金投資任何大型道路建設,原因是他覺得現在加國已經有足夠道路網絡。消息一出全國嘩言,建議天真又離地,完全忽視加拿大人口高增長和未來商業需要。車輛因為道路網絡不足而需要繞道和增加在道路上擠塞的時間,也其實會製造更多碳排放。和毒品合法化一樣,這建議姿勢多於實際;亦和碳稅一樣,自毀經濟而降低社會生產力。


但凡事必定有兩面,說了這麼多社會左傾的壞處,最後也簡單提及它好處的一面,而且對於我們這類小數族裔來說是種兩難。左翼支持者通常比較支持種族共融,所以亦令加拿大這個「左膠」社會在一眾西方國家中,比較少出現種族歧視,這一點是十分值得肯定的。世界往往沒有兩全其美,加拿大這一類西方社會在現實中很難找到一個既偏向支持傳統家庭價值,但又擁抱外來移民的中間派政黨,因為這會被視為立場搖擺不定,造成兩面不討好而很難獲得社會長期支持。筆者想提醒各位讀者可以多點向你所屬的國會議員或省議員提出各項意見,在加拿大有真普選,筆者也試過寫信或約見議員,而他們的辦公室是有責任要回覆你的意見的。在此完結我們一連三期關於加拿大社會左傾的話題。



4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