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霞姨派飯

圖: CBC/Radio Free Asia | 文: 申力加

原本預期會持續一段日子的加拿大工務員工潮,在5月1日PSAC工會接受政府的讓步後正式落幕,共歷時12天。筆者一向覺得加拿大人比歐洲人務實,達致這樣的結果顯示了政府的慷慨以及工會的爽快。這回工會為員工名義上爭取了更好的待遇時,聯邦自由黨政府又沒有因罷工對國民做成任何嚴重影響而失分。得出了這樣的結果,成本是每年納稅人需要多付13億加元,即是工會員工可以追溯從2021年至2024年共增加12.6%的薪酬。其實之前聯邦政府已經答應過去三年會增加9%工資,而現在雙方的協議包括直到2024年的四年裡只增加為12.6%,筆者其實想不通工會為成員爭取到的增幅,實際上是有多顯著。


從香港長大的人受東亞文化影響,多半害怕被標籤為懶惰或者「攪事」,所以在香港甚少發生工潮。香港是全球最資本主義最徹底的社會,大家本著「東家唔打打西家」的精神,要改善自己工作待遇的最快方法就是另謀高就。當然西方社會觀念不同,罷工是行使應有權利,而且有工會做「擋箭牌」,僱員在罷工後並不會和僱主有芥蒂。從數據來看,事實上加拿大罷工的頻率在1970年代達到高峰後不斷下降,從1976年的1150萬個工作天,減至2022年只有220萬個工作天。罷工愈來愈不常見的原因是社會上工種的改變,現在的工作種類更多元化,更多人選擇「斜棟」、兼職、或自僱,導致參加工會的僱員人數續年下降。

大家都應該有疑惑,罷工期間工資是否會照常發給員工?為什麼僱員可以無限期罷工?答案是僱主並不會在罷工期間發工資給員工。以今次罷工做例子,聯邦政府會視罷工的僱員提出了無薪假期的申請,期間不會獲得工資,但工會另外會發出罷工工資 (strike pay) 給屬下成員。工會要求每名成員需要每天在糾察線 (picket line) 出現四小時,才有資格每天獲得$75的罷工工資。所以工潮時傳媒每天都好像會拍到工會成員群情洶湧,大家齊心協力支持訴求的畫面,其實是另類「霞姨派飯」。

再將話題轉到香港,工會在香港並不普遍,原因是香港法律上並沒有給予僱員集體談判權。所以就算是工聯會,或以前的職工盟,實際上都只是工人聯誼機構,而並不是全球普遍定義上的工會。香港在關於工人權益的立法起步很晚,立法局於1997年6月26日主權移交前五天才匆匆通過了由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提出的《集體談判權條例》,但條例只維持了兩星期便遭到當時港共臨時立法會凍結並其後廢除。大家看看97時臨立會的組成就會了解,一眾商人又怎會輕易提供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談判的權利!再者當時離東歐共產主義解體不到十年,波蘭的共產政權倒下,就是來源於大名頂頂華里沙的「團結工會」進行抗爭,然後蔓延整個東歐,最後連老大哥蘇聯都解體了,所以中共又怎會容忍工會的出現呢。




3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