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休閒:乘機有感

圖 | 文 : 麥提莎

數月前,朋友說訂機票返台灣一行。過去幾年,除却工作之外,或必要的探親,許多人都避免乘搭長途飛機。由於過往十多小時的航程,令其感到呼吸不𣈱順,坐椅狹窄,經常郁動身子,自覺又影響鄰坐的休息。唯有訂購中華航空提供界乎商務與經濟位之間的客位服務。寬一點的空間,餐飲卻跟經濟位一樣,反正她不講究食物的款式,而票價亦未如真正的商務客位那麼昂貴,衡量之一,還是樂於付多些費價,讓自己舒適一點。只是如今全球的航空服務在基本上回復正常之際,卻又缺乏飛行人員應付過往的班次安排,結果客運量求大於供的經濟定律下,機票費價升幅驚人。

若然一家大小,作一趟長途飛行,非花費上萬元不可。這個費用尚且是由太平洋東岸,先飛夏威夷,再轉日本、歷三天時間,到達過去只花十六小時的航程。聽來令人疲累。然而以遊玩心態待之,乘轉機空檔便,讓小孩子多看三兩個地方,往外走數小時。雖然時間極短,既可歇腳,又令他們有點地域概念,不失一個折衷方式。

說到省錢坐飛機旅遊,筆者年青時,亦參加流行的平價旅遊方法,其中一之常稱之為帶水貨。當所有行李物品順利通過海關檢查,既帶刺激又好像一種自我滿足感。


三十多年前,台灣仍處於戒嚴時期,台人除却所謂做生意可出國門,普遍民眾鮮有外遊。同一期間蔣經國開始在寶島推行十大建設,發展工業,經濟快速增長。民生大為改善下,追求外國的產品,也包括各類形的食品。礙於出境的限制,在島內無法得到滿足。相對於香港作為自由港,有著低稅率的優勢。隨著市民收入增加,生活改善,香港人到東南亞旅遊已方興未艾。台灣是熱門目的地之。走水貨到台灣,大有人樂此不疲。於是攜帶冬菇,燕窩,以致其時受歡迎的「奸人糖」,均成為大路貨式。一個旅行袋的貨品,安全攜帶到達台灣,就把機票價格賺回來。那年代,香港人熱衷於這個便宜甚至作為賺外快的方法,完全因為交通方便,所花費用便宜。啟德機場就在市區,即使沒有地鐵接駁,開放港九新界的巴士路線許多途經這個繁忙的市區國際機場。

說到啟德機場,就因為處於鬧市裏,更䀝鄰九龍城,這個價廉物美的大眾美食天堂,馳名的潮州打冷、潮式禮餅、流行的泰國菜,竹園海鮮,還有清真食館、沿街一帶的雜貨、南貨店,數之不盡。筆者最有印象的是界乎機場和界限街的鹿苑酒家,我們一班波友週日飲茶聚會地。

儘管當年旅遊並非如今天的普遍,卻因著機場位於一般平民化的地區,又貼近所謂三不管地帶的「城寨」,如此的親民,也造成了乘飛機帶水貨的「兼職」找外快途徑。猶其飛機快要下降至機場跑道那瞬間,走在區內的街道上,隨轟轟聲,抬頭一看,連飛機引擎號碼也一目了然。更有笑說,機上靠窗座位的乘客,可以望到民居餐桌上的餸菜。聽來既貼地,又匪所思議。曾閱報上資料,專業飛行員視降落啟德為一大挑戰,其專業水平的考驗。確實,看到飛機接近準九龍仔山,突然朝航空標记,作華麗轉身的英姿,迅速抵達機場跑道,可以想像駕駛機師當時的自豪感。

機場搬遷日近,禁不住常逛九龍城碼頭海傍附近,多留些回憶。當夜聽著不斷的飛機聲,轉往新的機場。然而卻料不到新機場開始運作翌日,因為電腦系統問題未能順利銜接,造成大混亂,貨物積壓。雖然之後的國際機場曾攀升至名列世界前茅,甚至其設計也開先河,令不少大城市,甚至新加坡樟宜機場亦仿效其設計,亦說頗有一段風光時刻。


佚名:

"龍城懷舊"

啟德機場九龍城

鐵鳥轟轟降又升

緊貼屋頂奪路降

市間突然雷壓頂

"碼頭垂釣"

碼頭對岸是機場 釣魚岸邊尋樂暢 抛絲勾餌學垂釣 樂渡炎炎夏日長



3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