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ongED2

休閒:國慶節

圖︰| 文︰麥提莎

國慶,楓葉國7月1日稱為Canada Day。若然譯成中文,自然地惹人聯想太多,更無可避免的捲入政治立場。

小時候,根本不懂得大人世界的意識形態。何況,讓小朋友娛樂的節目並不如現今的多姿多采。國慶節可說是外出玩樂的放假日子。大型的煙花升上夜空,小城人口不密集,也沒有高樓大廈的阻擋。燃放前半小時,纔走去海灣傍觀看,要是遲了出門,真的來不及。行在街上,舉目即可欣賞。當然,及時到達現場的,在銅馬廣場附近,周圍綠草包圍,仰頭上望,仿如火樹銀花灑下。那種情景,伴隨兒時回憶,似乎找不到可以替代的。

縱然睇煙花,看牌樓燈飾極之吸引,卻又滲入陰影。由於家人處在當時所謂的愛國左派機構中。每年的國慶,包括視之為敵對的雙十國慶來臨前夕,管理層就制造緊張氣氛。基於提防國民黨特務前來破壞,員工帶同婦嬬回工作地點,例如學校,按所編的時間表「守夜」。回想起來,這個名稱,實令人啼笑皆非。數十年過去,原來風平浪靜的香港,在新的愛國教育政策法實施之後,學生大有機會體驗筆者童年所遇,一試被逼害妄想症的實驗。

華人要擺脫政治包袱,大概身處自由國度,方可隨心所欲的享受國慶日。寒帶國家,7月1日,面對的只是天氣變化。某年,因為氣候太乾旱,放煙花的節目取消了。今年雖然全國備受山火困擾,還是如期舉行。本打算在Spruce Grove 消磨時光,可惜黃昏時份,天色再度暗黑,唯有打退堂鼓。那天,還未到中午,西面天邊已閃電不斷。Jubilee Park 慶祝活動是否順利舉行,始乎未知之數。

無論如何,仍決定前往。和友人攜著巨型大傘,步入公園。過了中午,表演臺的週邊座位仍然未開放,卻沒有收到取消的訊息。也許主辦的市政,亦觀天即定。

在強風下撐傘等待,也算「滋呋」。有人裹住大毛巾,亦有穿厚衣的。反正被那氣溫16度的報導所騙了。

突然廣播說:「對不起,folk song band 表演決取消。」升國旗儀式當然不會因下雨而影響。

先前兩架戰機略過後,直等了個多小時。眺見遠處上空,準備跳傘表演的小型機朝向公園上空而來。抬頭看著它由大圈,變小圈的環飛,突然又上升。如此來回數趟。估計是試風向及風速的關係。果然,帶著小許失望,由於風大的關係,這個項目又沒有了。腦海浮現《碧血長天》諾曼第登陸,那漫天的傘兵,躍身一跳,橫越英倫海峽,飄向淪陷的法國海岸。多少英魂為自由負出生命。

風笛奏起,皇家騎警手持國旗入會場。今年配合傳媒報導的國家修補關係元素,加插了原住民的講話。 也許代表政府對歷史上失誤政策道歉的態度。

然而,嘉賓臺上高唱O Canada 之際,鮮有四周的民眾跟從。令筆者有點尷尬,該開口或只欣賞歌者的表演。

一日假期結束。究竟如友人所說,是國民對現況不滿,或是Canada Day注入太多的政治因素,減少了原有的一份對國歌的熱誠,大概歸入政治家該做的功課。而國民要的是:自由表達對國家以及政策的看法。

佚名:

"國慶頌"

優美樂土桃花園 歲歲福臨楓葉國 潛藏和祥天眷顧 願居此地長安樂



2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